• 电话:626-292-1830 ,  626-226-9932
  • 1477 San Marino Ave, 2Floor,# 4,  San Marino, CA 91108
名医贝润浦为何被赞誉为〝送子观音〞?〔连载八〕

-----研究中医药抗精子免疫的先驱者

中国最权威中医药刊物《中医杂志》1990年第7期

发表贝润浦主任医师论著:〝男性自身精子免疫性不育的中医治疗〞

    早在八十年代,贝润浦教授根据自己长期不育症临床经验和科研成果,著文指出精子是一种抗原物质,当精子在男性生殖道里时,由于受睾丸中的 “隔离小室”、附睾中罩在精子外的“隔离衣”, 以及生殖管道保护性屏障的掩护,这种抗原性并不表现出来。但是当输精道有损伤或炎症病变,精液泄漏或渗出到外面组织时,精子就成为机体里的一种“异物”,免疫系统即产生一种对抗本身精子的抗体,将精子破坏或杀灭。以后,即使精子在生殖道内出现,这种抗体也会跟踪将生殖道内的精子损害致残。这样,男子当然就不会生育了,此称谓男性自身精子免疫性不育。

    由于现代医学缺乏对精子免疫的有效治法,贝润浦主任医师最早发明了中医药抗精子免疫促受精的有效方法,开创了突破不育症中精子受精障碍的先河。1990年7月,中国最权威中医药刊物《中医杂志》发表了贝润浦主任医师的论著:〝男性自身精子免疫性不育的中医治疗〞,引起国内外不育症专家的高度重视。      贝润浦医师运用中医益肾健脾、活血化瘀、清热解毒等方法辨病辨证,灵活施治,治愈了许多男性自身精子免疫性不育症患者。论文中有几个令医学专家 赞叹的例证:
一、清热化瘀:巫某,男,36岁,1987年8月6 日初诊。诉结婚十年未育,身体健壮,性欲亢盛,其妻经检查亦无器质性病变。追查病史发现患者婚前手淫频繁,曾有尿路感染及精囊炎血精史。精液检查:精子数量8千万(正常范围),但精子明显凝聚,存活率20%,活动力差,精液液化时间超过1小时(正常液化时间为20分钟内)。又作精液和血清抗体检查均为阳性。确诊为精子免疫不育。患者曾接受西医各种疗法治疗未效,求治贝医师专家门诊。刻诊面赤目黯,唇紫舌绛,舌下青筋怒张,阳事易举,小溲黄赤,口干咽燥,善烦易怒,大便不畅,脉象沉数。阳盛之体,下焦蕴伏热毒,结于精房,日久成瘀。瘀热相聚,损液劫津,精元更受灼损。而热助阳势,瘀阻阳道,则阳具独奋而坚。阳事愈奋,阴液耗夺,则精少滋养而凝固,遂成不育顽症。治拟清热解毒,活血散瘀,并宜清心节欲,以助药效。方用,黄柏、生地、丹参、马鞭草、炙鳖甲、丹皮、白花蛇舌草、牛膝、龙葵等随症加减,另用王不留行适量研末,加黄酒调湿敷脐.外用纱布和胶布盖贴,每天换药一次。如是内服外用治疗3个月,症状明显改善,精液检查渐复正常。于1988年2月2日复检精液和血清抗体均转阴性,1988年 4月其妻受孕,后产一女。

    贝医师经验:热毒与瘀血相结,扰乱精源之地,则精子受损,活力大减,此为主要原因。采用清热解毒、活血化瘀,似能抑制精子免疫抗体。

二、健脾滋肾:董某,男,40岁,1988年1月3 日初诊。患者于四年前结婚,未育。女方经检查及观察基础体温排卵正常。查男方精子数4 千多万,死精达80%,并有精子凝聚现象,精子的头对头或头对尾,混合凝集成簇,精液和血清抗体检查均为阳性。曾用激素和免疫抑制药物罔效。患者面色无华,眩晕耳鸣,神疲纳差,性事淡漠,房事后易发过敏皮疹及泄泻,小便黄赤,苔薄黄、舌淡红,脉细濡。时有梦遗,遗精后则腰酸口干咽痛。证属脾虚气弱,内有郁热,肾阴亦虚,精元受损。治拟益气健脾,滋肾养精。方用:炒党参、炒白术、怀山药、山萸肉、杭白芍、云茯苓、炒生熟地、枸杞子、左牡砺、黄芩、苎麻根等随症加减。半年后患者诸证悉除,性事复原,精子数上升至7千万,存活率正常,精子凝集现象消失,精液和血清抗体检查转阴性,1989年 8月喜得一子。

    贝医师经验:禀赋素弱,脾虚肾亏,也是男子免疫不育的常见证型。脾虚则精微营养缺乏,不克敷布资育生精之源;肾亏则阴损及阳,或阳损及阴,精室既虚,复受扰乱。治疗以益气健脾为主,并重调节肾脏阴阳,则精宅得以靖宁。其中党参、白术、黄芩、苎麻根等品,原是用于孕妇安胎圣药,贝医师发明借以女方男用来治疗男性脾肾两虚而又有过敏体质的精子免疫不育患者,似有使精子脱敏之效。

三、益肾活血:余某,男,39岁,1988年1月10 日初诊。结婚七年未育,幼年时曾患隐睾症,后经手术纠正。平时经常腰酸,阳事勃起不坚,易早泄,睾丸轻度胀痛,阴囊有青筋突起如蚯蚓状,自觉阴冷,精液量少稀薄,多用脑力易眩晕,舌淡红、边有紫瘀斑点、舌下静脉较粗,脉来细涩。西医检查为精液少于2毫升(正常值为2-6毫升),精子数6千万,活动力差,并有大量不成熟及畸型精子,作精液“ WGA "试验阳性。诊断为精索静脉曲张,精子受体缺失性免疫不育。经西药治疗一年无效,请贝教授会诊。贝医师辨症诊断为肾阳不足,精元失充,复因瘀阻精络,精子更失煦濡。治宜温补肾元,填养精池,化瘀通路,生发精源。方用:大熟地、制首乌、山萸肉、枸杞子、怀山药、巴戟肉、淫羊藿、楮实子、丹参、怀牛膝、炙鳖甲、虎杖、鱼缥胶、海龙等随症加减。连服1年左右,诸症消失,性事正常,精索静脉凸出处平隐,精液化验达正常范围,“ WGA "试验阴性。1989年 3月,喜告妻子受孕。

    贝润浦教授的论文发表后,国内外同行高度评价贝医师对治疗男子免疫不育的创造发明和临床疗效。邀请讲课、会诊的信函连绵不断,贝医师只能挤出时间,去国内外巡迥演讲和会诊。
版权所有 © 當代名醫貝潤浦。 保留所有权利。